神田光步兵

神田光步兵

盖脏腑既无风症,即是元气未虚之人,尚不禁风药之侵耗,况系羸弱之子,摇摇靡定之身乎。盖热则肾水大乏,乏则惟恐心气之来夺,乃吝而颤,非寒而颤也。

此又用药之机权也。 心畏肾邪,而又不敢明彰肾之过,白变黑,赤白难分,毛发直竖,非怒极之验乎。

然肾火乃虚火,非实火也,若作火盛治之,多不能胜,即作虚火治之,亦时而效时而不效。二剂而痛轻,四剂而痛止,十剂而块消,二十剂而块尽消也。

何以谓之舒木生土汤?不知方中虽是兼治之药,而实为专治肝经也。 此症原可用吐法,一吐而少阳之气升腾可愈。

 夫肝火炽盛,何便成癫?盖妇女肝木最不宜旺,旺则木中生火,火逼心而焚烧,则心中不安,有外行之失矣。龙雷之火,其性最急,而齿缝之隙细小,不足以畅其所出,故激而标出如线也。

然而心宫之外,有包络之护,何以不为阻隔,任其威逼乎?不知肝木之火,乃虚火也。邪越于上,则邪不入于中,邪趋于下,则邪不留于内。

Leave a Reply